怎么做文具盒:【中学生文具】宁波文具 智造成就创新

发布时间:2020-06-05 13:52:55 编辑:夏邑县乐蓉常用文具生产厂家
【中学生文具】宁波文具 智造成就创新

写错字后,你还在找涂改液或修正带?一支可擦笔就可以避免这些麻烦。铅笔素描作品上有瑕疵?电动橡皮能更好的控制涂改面积。你还在为削不同尺寸和型号的铅笔而使用古老的削笔刀?可以根据笔杆粗细调节的削笔器早就问世了。功能创新是文具行业亘古不变的话题,中学生文具拥有“中国文具之都”美誉的宁波,正在经历着从简单制造向技术创新、从手工操作向自动化操作、中学生文具从依赖出口向内外销并举的巨大转变。  推动“机器换人”中学生文具提高行业自动化水平  “叮、叮、叮”在宁波余姚市一家文具制造公司的工厂内,一个接一个金属笔杆从自动切割机中掉落下来,发出清脆的响声,不一会儿便装满了一箱。在这间几百平方米的厂房中,七八台生产金属笔的机器在轰隆隆地运转,每天有数以万计的金属笔从这里被组装好,远销海外,工厂内只有几个工人不断地在几台机器间走来走去,时而拿起一支笔杆校验工艺,时而调试机器。  是什么让诺大的厂房中鲜少看到生产工人的身影呢?答案只有一个:“机器换人”。  “原来,笔杆、笔头、皮套、笔芯、笔帽等零部件的装配都需要人工操作,但现在这些都可以自动化装配,一个厂房只需要三四个工人。”余姚亚世亚文具制造有限公司总经理周彩珍对记者说道,制笔行业作为劳动密集型的传统产业,用工量大但利润很薄,受到近几年原材料涨价、劳动力成本急剧增高、招工难等问题的影响,让不少企业曾一度陷入困境。不过,随着“机器换人”在宁波文具行业中掀起一波高潮,企业不仅提高了劳动生产率、减少了人工成本,更稳定了产品质量。  “文具行业市场竞争激烈,产品单价普遍低廉,随着各项成本不断攀升,企业利润空间不断被挤压,也影响了他们的转型升级。为此当地政府推出了一系列的‘机器换人’鼓励政策。尤其是近几年,宁波文具企业的生产车间,一改往年人山人海的热闹场面,一个几百平方米的大厂房内除了零散的十几个工人外,便是一排排的机器,特别是往常聚集工人的装配车间里早已被一个个机械手所代替。”宁波市文具行业协会秘书长汪勇向记者介绍道。  在走访中记者了解到,在宁波不论是文具行业的龙头企业,还是充满朝气的中小企业,都在积极展开“机器换人”工作。贝发集团作为业内知名企业,以引进国外专家、整合外部资源等方式,经过不断改造,自主研发完成了一条可以实现从原料到成品的集约化自动生产线,并向全行业进行推广。而余姚成功文具制造有限公司作为中小企业,虽然没有一条完整的自动化生产线,但也在积极进行生产工艺的改造,自主设计、研发小型生产机器,积极推进“机器换人”。  像变形金刚一样的文具盒赋予传统文具新功能  “原来文具盒也可以像变形金刚一样拥有这么多功能。”邢丽丽是一家创业公司的行政助理,来到永外城文化用品市场为公司购置办公用品的她被一款外形靓丽的多功能文具盒吸引住,忍不住拿在手中把玩起来。原来,这款号称“文具盒中的战斗机”的产品除了具备内置笔架、尺子等传统功能外,还加入了内置剪刀、卷笔刀、储物盒,和一块可以用橡皮擦除印记的写字板。而这些功能却并没有影响产品的外观设计,让它变得很厚,在文具盒上按动几个按钮,剪刀、写字板等就都会被“藏”起来。  很多消费者也许不知道,曾经每三支国产笔中就有一支是宁波制造,作为“中国文具之都”,宁波文具企业不断在产品创新上加大投入。  “我们这支‘3+1’多功能泡泡笔已经比迪士尼的同款卖得还要多了。”说起自己一手建立的“微微小屋”品牌,创始人王建平一脸骄傲。作为当地一家知名企业的老总,勇于创新的他抛开原有成绩,重新创立了一款自主品牌,在将产品加入文化创意元素后,以时尚的动漫形象带动产品销量。中学生文具“加入创意文化内容使传统文具更加时尚个性化,可以建立新的品牌和发掘新的细分市场。”王建平表示,现在他不仅可以卖文具,还可以出售这只在江浙一带已经小有名气的“微微小鹿”的授权。  “让冷冰冰的文具原料做出有创意的、富有时代感的产品,中学生文具提升产品的附加值。”在提及产业升级、产品创新问题时,汪勇表示,近几年宁波的文具企业开始与国内科研院所、大专院校进行合作,建立企业技术(工程)中心,在产品设计、模具开发、中学生文具信息技术上形成规模。“得力集团目前已拥有削笔器、订书机、文管产品等多个研发中心,还在韩国首尔拥有平面设计室;康大集团建立了中国美术用品行业研发中心;三A集团建立了中国扑克牌行业技术研发中心等。”她对记者说道。

  从贴牌生产向自创品牌转变内销和外销两条腿走路  “妈妈,为什么我们生产这么多高质量的笔都要出口到国外呢?正是女儿在国外打来的这一通电话,让我开始对我们的销售模式有了新的思考。”周彩珍告诉记者,她的工厂以前全部是做外销,而正是她女儿的这段话,让她转变了经营思路,开始转入内销市场。“宁波有很多像我一样的中小企业曾经都是给国外品牌贴牌生产,除了得力、贝发、广博等大的文具制造企业,市场上消费者叫得出名字的国产品牌并不多。”周彩珍表示,小企业想要自创品牌非常艰辛,不过即便是这样,在宁波仍有不少企业像她一样,在探索自创品牌之路。“很多负责贴牌的企业,生产一支完整的笔,出口价只有几十美分,利润十分低。”中国制笔协会理事长王淑琴向记者透露。

更多相关内容:
    无相关信息